AMT观点
首页 > AMT研究 > AMT观点

徐美竹|试谈产业互联网发展中的痛点与突破思路

发布时间:2019-11-18

产业互联网领域至今尚未成长出伟大的企业,

但是在消费互联网领域却有腾讯、阿里等

一批世界级优秀企业各领风骚,

这仅仅是发展时间的问题吗?

我看不是,其实阿里很早就做2B的业务,恰恰是后来遇到瓶颈转向消费互联网,回答产业互联网难以突破的问题,我们应该回归到互联网的本质属性来看,互联网的本质属性就是连接。消费互联网非常容易连接,特别是因为手机这个移动互联网终端的普及,使得2C的广大消费者可以瞬间做出决策,特别是在中国一二线城市节奏非常快,时间资源极其宝贵,青年人群体的衣食住行玩都可以通过手机迅速搞定,特别是支付、物流等功能如此便捷。

产业互联网就不一样了,面向2b端,特别是大B,非常复杂,连接不容易,我想可能主要存在以下四个方面的连接障碍。

第一,决策。企业的决策比个体的决策复杂,特别是大型企业,有相对固化的比较长的决策流程,如果决策中涉及到部门利益和个体利益,那就更加复杂了。

第二,接口。不同企业之间的信息化水平差异大,不像消费互联网,只要是个人会用手机且有网络就行。但是产业互联网面对不同企业的产品和服务的标准、规格各有差异,其实很多品牌企业故意在构建这种差异化(差异化成为波特的三大竞争战略之一)。

第三,观念。一方面,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是人们比较普遍的观念想法;另一方面,如果我的产品被连接到你的平台上,那我自己的销售网络怎么办?长期下去,我会非常担心我的整个营销环节都控制在你手里,担心是不是会有一天被你卡脖子。

第四,产业供应链上的企业之间产品和服务的供应,有长期的稳定的配套关系,有的还需要复杂认证,难以轻易切换和颠覆。基于产品质量和性能的差异,转换成本相对比较高。

那么怎么办呢?

我想是不是需要把产业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结合起来加以系统谋划。这里顺便简单说一下,产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的区别。产业互联网,我采用AMT联合创始人王玉荣博士的演讲定义:“产业互联网是数字时代各垂直产业的新型基础设施,由产业中的骨干企业牵头建设,以共享经济的方式提供给行业广大的从业者使用,通过从整个产业链角度的资源整合和价值链优化,从而降低整个产业的运营成本,提高整个产业的运营质量与效率,并通过新的产业生态为客户创造新的体验和社会价值。”

工业互联网,感觉是美国首先提出来,以通用电气公司为代表的美国企业认为,随着智能系统和智能决策在企业中的逐步采用,工业生产当中的传统机器、设备、机组和网络,将被这些新型的互联网技术和设备重塑,并将通过数据传输、多数据应用和数据分析被重新整合在一起,因此必将创造一个可称为工业互联网的新时代。这种互联网对工业产业的重塑被美国称之为工业互联网,德国称之为工业4.0。(选自许正:“工业互联网——互联网+时代的产业转型”)。

当然,有人认为产业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差不多,英文表述都是Industrial Internet。在这里我们就不去纠结概念的比较分析,简单来说,工业互联网更侧重企业内部的通过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数字化、智能化/智慧化改造(西门子特别强调“数字孪生”);而产业互联网则更侧重于新一代信息技术对产业链企业之间的整合或重构。

通过产业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的结合,我们可以实现:

第一,在龙头企业内部进行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的改造。这就能使企业内部部门之间的连接更加有机,使企业决策数字化,使企业与外部连接更富于弹性,使企业内部不同单位之间互联互通应用场景可以向外部拓展提供示范,并且在龙头企业进行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改造过程中所集成的技术与方法论可以成长为业务向外部企业输出,也有利于与外部企业之间的连接。

第二,以龙头企业为核心,以核心产品或者服务为牵引,构建基础设施,共建产业生态圈。通过产业生态圈的构建,通过资本、战略联盟合作以及业务的连接,通过提供平台基础设施,把上游的上游、下游的下游以及各利益相关方吸引到一起。

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认为,企业存在的基础是由于企业内部通过行政命令使得内部的交易成本小于外部市场化交易的成本,这是企业存在的理由,我在想,其实产业生态圈是介于内部与外部二者之间,生态圈企业之间一般是通过市场化的交易,但是生态圈企业之间基于资本、联盟以及业务紧密合作的内在关系,龙头企业对生态圈内部的企业也享有部分的行政指令权利,因此与完全外部市场化相比,生态圈内部企业也可以部分降低市场中的讨价还价交易费用(此处不展开,如果展开分析,应该可以形成一些理论成果),这样单个企业的边界就又有了一个持续拓展的灰度空间。通过生态圈的建设,通过生态圈的游戏规则的制定,打消生态圈企业之间的顾虑,部分突破上面提到的四大障碍。也就是说产业互联网的玩法,既要借鉴消费互联网的玩法,但是完全拷贝显然是难以凑效的,产业互联网的流量生成,仅仅通过价格补贴的免费策略是难以实现的,消费互联网的交叉价格补贴策略在这里也难以凑效,需要有模式上的创新,找到新的途径和方法。

通过把产业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结合起来思考,可以部分消除上述提出的产业互联网向外部连接的四大障碍,但是要快速推进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我想最终还需要回归到商业的本质,那就是要能够为客户创造价值。这个价值的创造,吸收西交利物浦大学执行校长席酉民教授的演讲观点(我这里是根据自己的理解,可能没有完全理解席老师的丰富思想),从理论上看,产业互联网可以产生如下三类价值,那就是:共享价值、共生价值和共创价值。所谓共享价值,就是龙头企业建设了或者大家共建的基础设施,使被连接的企业可以来共同应用这个基础设施,共同分享其中的价值。就像这篇微信公众号文章,如果阅读者感觉收获启发,也就是实现了价值的共同分享。所谓共生价值,就是两生物体之间生活在一起的交互作用,结果常常是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就像一些生物体与长期寄生在它们身体上的寄生虫一样,因此共生价值就是你对我产生价值,我对你也产生价值。在互联网生态下,这种现象比较普遍。所谓共创价值,就是大家纠集在一起群殴,大家可以共同制定一个规则,让别人来采用,这个规则其实就是一种平台价值,可以把这个价值显性化。如果这个利益又被大家分享了,就是大家共同分享了大家共同创造的价值。

从具体价值创造落地来看,产业互联网价值的创造,无非是对被连接的企业产生以下几个方面的效果,要么降低成本,要么提高效率,或者提升质量,再有就是提供便捷性。这个价值创造的具体化就需要内化到企业的整个价值链中。可能与消费互联网通过交易端的流量入手不同,龙头企业可能需要提供更丰富的系统解决方案,把产业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相结合,打开企业价值链的主要环节看,需要在采购、研发、制造、交易、仓储物流、服务以及管理等链环,通过平台的搭建与应用,多维度去发力,需要通过共享、共生、共创,寻找提供价值增值的空间,哪怕是其中的某一个价值链环节。

由此可见,产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光靠轻资产投入可能解决不了所有问题,这也就是腾讯、阿里宣布进入产业互联网领域,现在大规模投入、切入传统产业中的理由。我想可能需要特别重视工艺/产品核心技术研发以及数字化、智能化的改造来持续拉开差异化,增强连接吸引力;需要通过平台加差异化方法,在交易、物流等瓶颈环节实现快速突破。当然,供应链金融是一个大家都看好的赢利领域,但是这需要充足的流量,必须建立在供应链企业信用或者对货物的有效监控基础之上。

我们可以大胆畅想一下,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产业互联网会重构消费互联网,就像实现万物互联的物联网范畴包含互联网一样。

本文由产业互联网研产投联盟专家、宝武物流资产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徐美竹先生供稿


徐美竹 先生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服务产业发展中心规划投资总监

上海宝钢包装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宝钢金属有限公司董事

宝钢工程技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

西安交通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从事二十多年的公司战略研究、战略规划与过程管理、投资项目寻源、策划与审查管理以及公司运营管理等工作。擅长产业研究、战略管理、投资管理等。在系统工程等核心刊物发表论文十多篇。

如果您对以上文章感兴趣,可拨打400-881-2881或点击在线咨询,预约专家,进行互动哦!